君道悟

铁柱•逼事儿多•六翅蜈蚣•洛夫斯基•尼基福罗夫

全职嘿嘿嘿。我们的目标是。不虐!不虐!不玻璃渣!fo主,ooc!文笔差!有错字!脑残!
修伞修,喻黄喻,韩张,方王方,双花,周江,孙肖,双鬼,林方,昊翔,高乔高,邱宋邱。
轻微杂食,早期撸字tag可能有错,会改正哒!

年龄弹操作(花灵番外)

  我高三毕业,哥哥大学毕业的那个假期,哥哥带了一个人来我们家做客,我们家这么多年来的第一个正式的客人。那天来家里做客的男人同哥哥关系很不一般,我知道,哥哥因为要操持我们的生活所以很少和同龄人一起玩,但哥哥人缘很好,和每个人都有善缘都是五六分熟悉,那个叫陈玉楼的老板却是和哥哥有九分熟悉,哥哥很上心他。虽然他比哥哥大十多岁但是他在沙发上打游戏时和哥哥斗嘴时都像极了哥哥的同龄人,哥哥有一个很好的朋友,我很高兴。想不到这种看着什么都不会的大老板竟然会卷起袖子和我们一起布菜,真是不可思议,而且,怎么突然会有一种一家人的感觉。大概十点的时候,哥哥告诉我他今晚要为陈老板工作最后一次,让我别担心,哥哥从外面锁好门,我在家里再一次加固锁,这样的动作这三年来做了不知多少次了。我从窗口看出去,老旧的居民楼没有路灯,陈老板似乎视力不太好,哥哥牵着他的手,月光照在他们身上,他们就这样肩并着肩,踩着蝉鸣向前走去。
  乘飞机飞往德国那天,哥哥站在机场时一直望着入口处。这个留学的机会是哥哥千辛万苦努力得来的,留学需要的钱也是哥哥每晚加班挣的,我们如此辛苦的活在这个城市里,我不知道这个城市究竟有什么值得哥哥如此留恋。
  哥哥再一次郑重的来找我时我正在深造我的肿瘤学,哥哥说他要 回去,回x市。我知道哥哥这几年边读书边创业,也算小有所成,我不明白为什么哥哥要在这种机会大好的时候放弃加固公司在这边的基础反而跑回x市开荒。哥哥说这边一个很大的财团想要开辟亚太市场,他要借着这股好风到x市去。我认为这是哥哥身体里那份不安于平淡的探险因子在作崇,但哥哥却说,树叶无论长得多么好,多么高,终究还是要回归泥土,回归树根。
  哥哥在x市的酒会上遇上了从前的陈老板,大概是这边时间晚上21时左右,哥哥突然给我打了视频电话,屏幕那头哥哥右颊青紫嘴角却是抑制不住的上扬,脖子上有星星点点的痕迹,哥哥似乎是在酒店内,幽暗的灯光照着房间,大床上被子里好像裹了个人,我看见被子动了一下,远远的传来一声“大晚上的不睡觉还作妖,鹧鸪哨你怕是吃了化肥”,因为没有对着麦声音又是远远的传来,只模模糊糊听到这样一句,音色倒是挺熟悉,是在哪儿听过呢……
———————————————————————————————————————
粉籍证明:年龄弹操作完了。我在哨楼圈里的第一篇长篇,7k多字吧,比起其他太太的文这个算是班门弄斧了,不过毕竟战线拉得有点长,我还是有点感慨。我拓麻也是能写中长篇的人!!!!蛤蛤蛤蛤!这篇文一开始就只是单纯的想码着玩,后来茄子嗦我需要用5k豪华游轮证明我的哨楼粉籍,那就给年龄弹操作赋予一个重要的意义吧。!

年龄弹操作(三)

  陈玉楼陷在沙发里,眯着眼看着酒会上形形色色的人。香烟轻薄的烟雾缓缓上升,看到的东西皆是雾蒙蒙的莫名带着一点模糊的美感。“陈老板,借个火。”陈玉楼循声回头,看见鹧鸪哨站在沙发的后面指尖夹着一只还未点燃的烟。陈玉楼站起身,在桌上的烟灰缸内碾灭抽了一半的烟,转身朝着没人的走廊走去。鹧鸪哨小跑的追上陈玉楼,走廊上的灯光比大厅暗上很多,没有人注意到搬山的CEO和常胜山的总裁往这边去了。走廊的尽头,陈玉楼猛然回头,对着鹧鸪哨的脸颊就是重重的一拳,鹧鸪哨躲闪不及结结实实的吃了这一拳。鹧鸪哨此时不比当年读书的时候,愣是被陈玉楼这一拳打退了三步,唇角即刻便破了,殷红的血液沿着唇角淌下在幽暗的灯光下泛着与血色不相符的黑。陈玉楼握着手腕放松着被震痛的拳头,鹧鸪哨擦擦嘴角的血,一个扫堂腿直攻陈玉楼下盘,两人随即扭打在一起。虽是打架但也总还是含着些分寸,除了最初那拳是扎扎实实的打的,其余的也只是发泄精力。一番酣战过后,陈玉楼扶着落地窗的防护栏站起来,半个身子倚在防护栏上,鹧鸪哨坐在陈玉楼脚边,伸高手握住陈玉楼垂下的手“陈兄真是不顾我们多年的情谊,下那么重的手。我明天可还有一个重要的合约要签。”陈玉楼也不抽回手,只淡淡问到“多少钱,赔你医药费。”。鹧鸪哨撑着防护栏站起来,贴近陈玉楼耳边,手里握紧了陈玉楼的手掌“这一次,我不要钱。”

【哨楼】年龄弹操作(二)


  两人的关系便这样定下来,双方对于对方来说都绝对是优秀的床伴,不多问不多说。只是鹧鸪哨觉得自己应该更赚一些,毕竟不但不亏还倒赚陈玉楼的钱,这陈玉楼也真是阔,红彤彤的钱说给就给说扔就扔。为了保证还有这种美差鹧鸪哨决定努力提升一把技术。花灵却是对家中突然多出来的钱起了疑心,加上鹧鸪哨近久很多次夜不归宿第二天又满脸神清气爽,花灵旁敲侧击的问过多次,陈玉楼也不透露只告诉妹妹不是什么违法的勾当,问过多次花灵也就懒得问下去了,只处处提醒鹧鸪哨留心不要违法乱纪。
  陈玉楼第一次见鹧鸪哨正装是在x大毕业典礼上,陈玉楼是特邀嘉宾坐在前排,鹧鸪哨是学生代表站在台上,扣子扣得齐整,脊背挺得笔直,饱含年轻人的青春与朝气。
  典礼接近尾声的时候陈玉楼这些特邀嘉宾在学生会的带领下先从特殊通道退场。通道外,鹧鸪哨蹲在花坛上,拿着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挖着花坛里的土,方才抻得平整的西装裤被压出一些褶皱,陈玉楼走到鹧鸪哨身后:“我若是和你说你弄脏的衣服再洗干净要花几百大洋你会不会心疼。”,鹧鸪哨转过身,拍掉手上的土,又伸手去抻裤腿,黑色的面料上一下就留下了五道灰扑扑的印子,鹧鸪哨痛心疾首的问陈玉楼:“真的要洗去那么多大洋?有纸没有?”。陈玉楼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湿巾递给鹧鸪哨:“纯手工西装你以为呢。”鹧鸪哨接过湿巾仔细擦干净手:“唉,心真痛,不过没事我纯手洗就是。陈老板,你是基佬吗,竟然还随身带着纸。”陈玉楼没有说话,只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鹧鸪哨,鹧鸪哨吞了口唾沫强行的扯开话题:“我给你发的短信看到没?”陈玉楼:“没看到。”鹧鸪哨:“怎么可能?!你没看到竟然还能从这个门出来!”陈玉楼:“学生会的学生领我出来的。”鹧鸪哨摇摇头:“陈老板,我发现你太不诚实了。”陈玉楼:“我又不是玩泥巴的小学生,不讲诚实。”鹧鸪哨:“……陈老板,我发现我每次都说不过你。你喜欢吃什么菜?我们去超市买”陈玉楼:“你的大餐原来是请我吃生菜。”鹧鸪哨:“我做菜特别好吃,花灵很喜欢的”陈玉楼:“红烧牛肉面?香辣排骨面?香菇炖鸡面?鲜虾鱼板面?”鹧鸪哨:“看来,我得又一次给自己正名了。”
  菜市场内,两个青年引起了众人的关注,前面那个熟练的挑着菜,时不时回头问问后面那个,后面那个抱着手也不说话,唇角挂着微笑。
  狭窄的出租屋内收拾得齐齐整整,向阳的窗子透过阳光,鹧鸪哨右手提着一大包菜,一边进门一边解着西装的扣子,脚下换着拖鞋,然后径直进了厨房,鹧鸪哨放好蔬菜之后看到陈玉楼还站在门口,鹧鸪哨:“我们没你们那么讲究的陈老板,直接进来就是了。”陈玉楼进门后在木制的沙发上坐下,电视柜上放着一台老旧的电视,鹧鸪哨给陈玉楼倒了一杯水,然后一边解着衬衫扣子一边走向房间。鹧鸪哨没有关门,劲瘦的腰就这样露在陈玉楼面前,然后套上t恤,有弹性的布料被肌肉撑得鼓鼓的。鹧鸪哨出来时正好撞上陈玉楼的视线,鹧鸪哨挑了挑眉:“想吃什么,你坐一会儿,待会儿花灵回来就开饭。”
  花灵推开家门的时候看见自家沙发上坐着一个衣冠楚楚的中年人在玩着她哥多年前的超级玛丽,她哥腰间系着围裙,半截身子从厨房的隔间探出来笑嘻嘻的在和这个男人说着什么。花灵关上门,门锁发出啪嗒声,鹧鸪哨的目光转向家门“花灵回来了阿,十分钟以后吃饭。沙发上那个就是我在他手下打工的陈老板,陈老板这是我妹妹花灵”花灵和陈玉楼互相点头致意后进了房间,花灵出来时看到陈玉楼卷着袖子在帮忙布菜,像极了穿西装的小头爸爸和穿围裙的围裙妈妈,只是画风一言难尽。
  正式坐下后,鹧鸪哨先给陈玉楼盛了一碗汤,而后正式介绍,花灵望着陈玉楼很有善意的叫了一声叔叔,彼时陈玉楼正被鹧鸪哨“渴望”的眼神“压迫”着含了一口汤在口中,那口汤当即呛进肺里,鹧鸪哨手忙脚乱的又是端水又是拿纸,待陈玉楼缓过气来,歉意的对花灵笑了笑“像喊你哥哥一样叫我就是,这句叔叔陈某人目前还担不起啊。”鹧鸪哨:“妹妹你别抬了他的辈分,他受不住。”
  吃过饭,两人坐在沙发上一把又一把的打着游戏。天幕沉下,在互有胜负的第n把游戏后,鹧鸪哨突然起身:“哟!十点了,陈老板我送你回去吧。”陈玉楼点点头放下游戏机手柄,鹧鸪哨敲开花灵的门去告诉花灵他要出门,鹧鸪哨出来的时候陈玉楼已经把游戏机收好放回原位。
  老区没有完善公共设施,外出避暑的人们也都回了家,几盏还能亮的路灯下围聚着小虫。

【哨楼】世纪百合常胜山[又名:我家媳妇儿是山大王]


群里小天使原话:emmm有个au的脑洞
大概就是 陈玉楼是常胜山的山大王 然后 就 一直没有压寨夫人。手下红姑娘呀罗老歪呀就特别着急。某天,他们下山的时候正好撞见了鹧鸪哨一行人,然后就打算截了花灵。结果被鹧鸪哨带着他师弟师妹跑了还伤了好几个弟兄。于是他们就特别气。就偷偷派人跟到鹧鸪哨山下住的客栈,结果被发现了【虽然并不知道自己被发现了 。然后就准备晚上去截。于是就非常俗套的并没有截到花灵妹子而是鹧鸪哨x 所以然后 鹧鸪哨他上山以后就 成功让原·山大王·陈玉楼 成了现·压寨夫人·陈玉楼【醒目            
————————————
ooc到爆炸
ooc
注意避雷
搞笑担当罗老歪
—————————————
陈·原·真·山大王·玉楼

陈·现·真·压寨夫人·玉楼

红·真操心·姑娘

罗·真·卖兄弟·老歪

花·真·卖大哥·玛拐

昆仑·我只围观·不说话·摩勒

鹧·我不说话·鸪·我就有了个家财万贯的媳妇·人生赢家·哨

花·你们秀恩爱不要带上我·我就默默给我师兄打个掩护·你们就用闪瞎眼来报答把你们凑成一对的人吗·灵

老·你们每天都这样塞狗粮良心不会痛吗·洋·我不是狗不吃狗粮啊·人

——————————群里小姐姐的脑洞。已授权——————————————————————

[一]
  陈玉楼,性别男,三十三岁,常胜山总把子,未婚。
  关于未婚这一条陈玉楼并未觉得怎样,大丈夫生于乱世之中理当成就一番大事业,何苦弄个儿女情长的事捆绑自己。总把子不觉如何倒是急坏了底下一干子弟兄。
   某天,背着总把子,罗老歪花玛拐昆仑摩勒红姑娘开了一个小会。
罗:你们说说,这我都快要娶第八房姨太了总把子都还一个压寨夫人都没有!
红:我们常胜山没有压寨夫人上次我路过其他山的时候都被嘲笑了!!!
花:对对对,那次我也在。他们说我们总把子空有一身好本事却没人愿意嫁。
红:你傻呀!咱们可是绿林响马,虽有万贯家财可是谁家又会愿意把女儿嫁给命绑在裤腰带上的人。
花:说的也是。
罗:你说咱们总把子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他为啥就是不找女人呢。莫不是,有隐疾???
红:咳咳!!
花:罗司令,我开始质疑你是怎么当上司令的了。你难道忘了上次一起逛窑子的事了么?!!
摩:嗯嗯,嗯嗯嗯。
红:咳咳咳!!!
罗:阿,忘了这还有个红姑娘。红姑娘对不住了阿,我就是个粗人。
花猛的一拍大腿:我知道了!
昆仑摩勒表情痛苦而且狰狞:唔唔唔!!!
花突然收手:抱歉抱歉拍错了
红:我突然觉得你们怎么那么不靠谱呢。我为总把子的姻缘感到担忧。
花:我们没有压寨夫人的原因肯定是总把子为了我们这一干兄弟终日操劳没时间去给我们找压寨夫人!!!
罗: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摩狂点头
红:应该就是花玛拐说的这个原因了,我有一天半夜起来发现总把子房里的灯都还没灭。
花:总把子这样为弟兄们操劳,咱们不能让他断了想火。
罗:我看这样好了,咱们放下话去,让弟兄们都注意着,遇上如花似玉的小娘们直接捆回来让总把子挑。
花:看不出来,罗司令你有大智慧呀!就这么干!
摩狂点头
红:我怎么觉得似乎不是很安心
罗&花:又不是没抢过肯定不会有事的!咱们先去嘱咐一下兄弟们。

   突然有一天,罗大帅快马加鞭的就来了,带了花玛拐和十几个身手敏捷的弟兄又风风火火的走了。
陈:怎么了这是。
红:八成是罗老歪又看上了哪家的姑娘想要讨回来做九姨太。总把子你就等着喝喜酒吧!
陈:总有种怪异的感觉。
   罗老歪和花玛拐带着一队人埋伏在山间
罗:喏!看到了没有,那一行三个人中间那个小姑娘是不是特别好看。水灵水灵的,是不是特别配咱们总把头。这样的小姑娘做不了压寨夫人也能做个受宠的小老婆。
花:你看她腰间别着短刀,应该不是一般的女人,最少都是会点拳脚的,看着手又白嫩又细应该不是绿林中人。
罗:就她了,真的和总把子很配阿。管她是不是绿林中人,还有咱们总把子降伏不了的人么。绑回山头扔在总把子房里,灌点药,不从的也保管她热情如火嘿嘿嘿。
花:先绑了再说。弟兄们,招子都放亮点!截了中间那个姑娘带回去给咱们当压寨夫人,其余的人,反抗就杀,能绑就绑!
   鹧鸪哨带着师弟师妹在路上走着突然杀出来一群响马,带头的那个穿着湘阴的军装。一群人冲着花灵就来了,招招皆是狠招,鹧鸪哨被逼的只好动手。一群响马再有能耐也不是鹧鸪哨的对手,但胜在人多,鹧鸪哨只得速战速决,一脚踢开包围圈带着花灵和老洋人截了劫道的马,跑了。
  常胜山诸位皆是杀人劫道卸岭发墓的一把好手,如今却被一人破了包围,还伤了三四个弟兄,抢了两匹马,无论怎样面子上总是过不去的。花玛拐和罗老歪一合计,花玛拐带着两个兄弟回山头带昆仑摩勒进城,罗老歪带着剩下的兄弟们先进城,受伤的去治伤没受伤的联系城里的弟兄掘地三尺都要把这三个人找出来。
  鹧鸪哨带着花灵和老洋人在一家客栈落脚,自从三人进了城便被人盯上,盯梢本事还挺好若不是鹧鸪哨在单有花灵和老洋人两个人肯定没法发现。
   花玛拐带着昆仑摩勒进城和罗老歪汇合,发现鹧鸪哨三人正好下榻在常胜山的店里,于是拍掌叫好,果真不是冤家不聚头。
   夜,在掌柜的送过有蒙汗药的饭菜酒肉茶水过后,罗老歪和花玛拐带着一群弟兄往着两间房内点了很多迷魂香,又等了一盏茶的时间确定房中人都睡过去了,众人杀入房中,三个麻袋一捆套住三人,奔赴山里自家总把子的房间。
花:突然觉得咱们这一次劫道太丢脸了,都不敢直接动手,还要等到天黑用迷魂香。咱哥几个啥时候这么憋屈了。
罗:管他呢,反正都是为了总把子!
花:说的也是。
   红姑娘在宅子门口等来了劫道的众人
花:红姑娘,我们这边一切妥当!宅子里呢?
红:总把子还没睡,香已经放在总把子房里了,花玛拐直接把那个小姑娘扔到总把子房里记得把香点上。昆仑摩勒和我过去等总把子吃了燕窝了之后把总把子扶回去。
罗:那我岂不是没事了,我去吧这剩下这两个关起来,明天再处理。指不定明天就成了咱们总把子的亲戚也说不定。
  众人安排好事物随即做散
  红姑娘端着燕窝敲开陈玉楼的书房门
红:二更天了,总把子还不睡吗。
陈:手头还有点事物,处理完就睡了。
红:总把子今天不是见花玛拐和罗老歪出去了么,他们干了一票,搞到了点上好的燕窝,拿到城里给大厨做了又送回来,我见您这么晚还没睡就把燕窝热了一份您吃吧。
陈:放在那边吧,我待会吃。
红:您还是趁热吃吧,这可是罗老歪他们的一份心意。
陈:我记得你平日里没这么多话的。
红:因二更天还见总把子在忙,心有所感,所以出言无状还望总把子恕罪。
陈:罢罢罢,你们也是好心,端过来吧。
陈玉楼端着燕窝碗,也不用勺子,碗口对着嘴便喝了下去
陈:我吃了,你回去吧,早点休息。我处理完这儿的事就去睡。
  陈玉楼处理着事物,看着看着突然觉得头晕晕的。陈玉楼伸手揉了下太阳穴发现头还是晕,想着这几日也是每天都在熬夜,今次就休息早一点罢。陈玉楼收拾好桌面,吹了灯推开门走了出去。

【哔…………………………………………】

  花玛拐&罗老歪&昆仑摩勒三个人蹲在陈玉楼房间后面的墙角。
花:我们这样安全嘛,我总觉得不是很安全。
罗:怕啥,里面肯定都已经情迷意乱了,总把子他再耳听八方都听不到我们在门口的!你要相信我给你们的那个药,那是城里最大的窑子妈妈桑给我的,她家不外传的秘药嘿嘿嘿。
花:也对,反正咱们听到能成事就走。
嘶……啊♂——
罗:成了成了!
花:不愧是总把子!!!
摩激动得一把老泪纵横【雾】
罗:撤撤撤!!!
花:等等等!!!听着这一声好像不太对阿,怎么那么像舵把子的?!!!
罗:你熬夜太多了,听岔了,赶紧走吧!我还要回去找我家八姨太呢!!!
花:……有家室了不起阿!
罗:确实了不起!别闹了咱们赶紧走吧!

                                                                     

理性讨论。鹧鸪哨穿绿到底好不好看!

   我想知道鹧鸪哨穿绿到底好不好看,鹧鸪哨穿绿应是好看的,苍劲如青松。但到底抹不去身上的潇洒,若要形容便是天上绿袍的仙,不似此间人。

  我想知道陈玉楼穿绿到底好不好看,陈玉楼穿绿应是好看的,温润如美玉。但到底抹不去身上的气势,若要形容便是朝中重权的官,身处污泥而无污垢。

【哨楼】年龄弹操作

年轻活力阳光四射大学生哨×精英成功人士瞎
年龄操作注意避雷。
ooc预警
有私设
包养操作注意避雷
谢鹧鸪哨粉丝不杀之恩
——————————————————————
(一)
  陈玉楼第一次遇见鹧鸪哨是在x大附近的饮品店里,彼时陈玉楼刚谈完项目在回城的路上,鬼使神差的就进了那个咖啡店,点了一杯雀巢速溶。店面不算大,但胜在精致。端咖啡的服务生小哥很是年轻,应该是x大里勤工俭学的学生,扎着一个小辫但丝毫不显娘气,巧克力色的围裙扎在劲瘦的腰间,白衬衫的手袖平整的挽在臂弯,全身上下干净爽利,端咖啡过来的时候陈玉楼甚至闻到了他身上的太阳光线的味道(其实就是太阳照死的衣服上的螨虫的味道)。小服务生弯下腰给陈玉楼放下咖啡,陈玉楼鬼使神差的在他耳边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问了一句“多少钱一晚”,小服务生当即僵在当场,陈玉楼也不言语,只不紧不慢的从口袋里掏出香烟,也不点上,只叼在嘴里。小服务生回过神来,看着陈玉楼口中的烟抬手指了指店内的禁烟标识“我们店里禁烟,那边是吸烟区”又指了指店内的一个小角落。陈玉楼从口袋里掏出钱压在咖啡杯下“22点整,7-01房间,陈玉楼”拿着那只还未点燃的烟出了咖啡店。鹧鸪哨端起那辈一点没动还冒着热死的咖啡喝了一口,咖啡杯下压着五张崭新的红蜻蜓和一张全市闻名的土豪酒店的房卡,鹧鸪哨收起钱,计算了下这杯咖啡的费用,然后发现这次的小费已经够自己和花灵一个月的果蔬开支了不由得感慨一声“有钱人果然不把钱当钱啊。”。

你不该惹恼身为盗魁且脚踩大型生化武器的我

诸君请允许我装个逼然后炫耀

沉迷六翅蜈蚣
真希望我日渐消瘦

全家福嚯嚯嚯
六翅蜈蚣陈玉楼鹧鸪哨罗老歪红姑娘火瓢虫

无奖竞猜嚯嚯嚯